Category: STEEMIT

从土味审美到脑残设计

五个月前,我介绍过上海世纪大道百联大楼门前的那段土味装修因为进博会的召开而得以拆除的消息。(原贴地址如下:https://steemit.com/cn/@kidsreturn/4eqdyn) 进博会结束后的上海,一切又恢复到如前的样子。原本马路禁行的标记被拆除堆在一旁,像垃圾一样处理掉,而共享单车和快递电动车又回到了在人行道横冲直撞的日子。被吹落在地上的树叶也没有人着急去清扫了,加上秋日的绵绵细雨,路上也少了戴红袖箍的志愿者,啊,终于,回到了上海的日常。 中午散步,美丽的世纪大道因为进博会被整修一新,那块五个月前提到的地方也终于露出了新颜。看来进博会也是有好处的,那段红绿色的土味座椅终于被拆掉了,也没有被恢复。座椅的颜色改成了正常的棕色,不足的是依然设计围在绿化外一圈。(虽然这个布局依然很丑,但总算现在知道讲点配色和分割,还算看得过去了。) 正当我为终结土味配色而感到兴奋不已之际,每一块绿化之间突然开始自动浇水了…… 很明显这规划一个归绿化一个归市容。绿化部门想着可以用高科技的自动定时浇水设备,解放绿化工的人力成本,又体现出世纪大道高大上的气派。而市容部门想着按规定应该每隔100米安排N个座椅。然而最脑残的就是这座椅直接紧贴喷水口,这一圈的椅子是遭了秧,坐在那里的人也是倒了霉,跟着一起洗了一把淋浴。这水大的哟,声音哗哗的,浇的人心凉凉~~

Back to Shanghai 我返来啦~

哼哧哼哧飞了十几个小时,迎来朝阳,送走晚霞,从欧洲时间调回北京时间,我又回到了上海。深有感触的是,雅典、迪拜一年后都没啥变化,上海一个月没回来感觉变化好大!这一切的一切,应该是要“归功”于马上召开的进口博览会。 记得前年落地PVG时候还要穿过一层厚厚的“黑色”云层才能看到地面。今年直接从南京那里就可以从窗口看到地上的万家灯火。一下飞机,就有工作人员站在出口指挥:“中国人直接往下走~ 中国人直接往下走~” 原来入境的外国人需要先去一旁的机器登记指纹等个人信息。(过去没见过这个流程,大概是为了开会特设的。)然后下楼梯过检疫入海关,发现开了许多“进口博览会”专窗,加快处理外国护照通关速度,中国人的电子护照也有便捷通道,就是我们这队非电子护照的中国人需要排长队。出了海关,感觉浦东机场的布局都调整过了。(就如我在登机时发现拆了许多座位,将空间改成摆放鲜花装饰和不实用的长凳一样)到达航站楼的日上免税店入口位置也变化了,还好提货处的长队倒是没变,所以还是可以很容易找到。行李提取处竖立了几只巨型大熊猫,我猜就是进口博览会的吉祥物了吧。行李传送带边安排了两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帮忙摆正传送带上的行李。(记得去年只有一个,而且也只是随便摆一下而已。)今年的行李摆的整齐程度简直像是处女座强迫症的杰作…… 拿到行李,坐上地铁,连地铁广播都加上了“大家好,我是进博会地铁声音大使印海蓉。”的广播音。这个声音大使到底是要干什么?好想翻白眼呀!一路地铁回家。哎哟妈呀,路口的一栋饭店和一栋酒店装修一新。路上有超级多的“综合管理”和“志愿者”,我等红绿灯的路口边的绿化全都换成新品,而且一改过去只是放盆栽花的单一,这次竟然种植层次不齐的各种说不出名字的“高级”植物。最惊人最惊人的是:路上没有占地方的共享单车和胡乱开的送餐车了!!!我都简直激动地想哭。第二天到浦东上班,更夸张了,路口直接贴着陆家嘴禁行非机动车的红色标识!要知道这个区域过去一直是禁行的,但是从来没有人管过~ 我想至少在开会的这一周里,能还我一个没有共享单车和送餐车的清净人行道把。 感觉中国的发展真是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这两天的上海竟然美好的像乌托邦一样。而这个状态应该最少能维持到十一月中旬。

Farewell 小精灵合唱团

最近经常看到大家热烈讨论 steem 分叉的事情。虽然早就有所耳闻,但是一直也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一直把这个“分叉”当做 steem 网游的版本升级,需要宕机一段时间,然后增加些新的功能、新的规则,点赞时间要做些改变,等等,所以并没有太过在意。但是今天早上看到村长在群里说,因为分叉后系统会收回代理给新号的 15 个 SP,所以我们村的“小精灵合唱团”也即将完成历史使命,走下历史舞台了~ 啊!真是不免感到伤感…… 2018年5月6日[新手村”精灵合唱团”成立了~](https://steemit.com/@team-cn/3yerq) 回想当时的新手村真是赤贫啊,成立之初很多村民有不定数量的小号。比如 @ericet 有一支餐馆小号团, @softmetal 有一支学科军团,但小号零零散散的各自点赞没有什么收益,所以新手村整合了所有的这些小号,由 @team-cn 带着这支小号团给新手村的居民点赞,@pgr 还为小号团设计了制服头像。由于这个小号团象征着守护新手村村民的小精灵,因此取名“小精灵合唱团”。也多亏了有这个可爱的合唱团来为大家点赞,让我们的帖子终于有了“可见”的收入。虽然几分钱的收入在现在看来微不足道,但当时却对我们是极大地鼓励,他们是陪伴我们成长最久的、也是最忠实的好伙伴! 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在新版中没有了系统代理的支持,小精灵合唱团也无法再为新手村点赞了。当然啦,历史长河总是向前奔流~ 五个月来,我们的村号 @team-cn 逐渐得到更多大佬的代理支持和广泛宣传,我们也有了自己的 corator 项目“飞鸽传书 @cn-curation”。新手村人丁也越来越兴旺了,村民已经快有 170 个小伙伴啦。相信我们可以一起携手走的更远,更好。真心感谢小精灵合唱团一路以来的支持和鼓励,希望在将来有机会有更好的项目,可以让“小精灵们”重新走上舞台,再次站在聚光灯下,成为我们最可爱的“精灵小伙伴”!

说说拍婚纱这件事

虽然说拍婚纱这件事的鼻祖就是这些老外,但是头一次看到老外拍婚纱的场景还是觉得蛮新奇的。在雅典市中心的雅典科学院、雅典大学和国家图书馆这三栋新古典主义建筑非常有特色。这里还立着四个雕塑,分别是雅典娜、阿波罗、柏拉图和苏格拉底。脸盲如我,自然是分不清柏拉图和苏格拉底到底谁是谁,雅典娜还挺好认,战争女神,拿着家伙的美女就是她,那边上那个帅哥应该就是阿波罗了吧!这个推理我给满分。言归正传,每次从这里经过,都会看到这里有一波又一波的游客、城市游荡者、精力过剩的青少年,咦,今天还偶遇来这里拍婚纱的一对新人! 看来世界各地的新人都喜欢在自己城市的标志景点记录下自己最美丽的时候,我曾经介绍过在外白渡桥拍摄婚纱的沪上青年们。我还记得去青岛玩时,在八大关看到乌泱泱的拍婚纱的队伍。还有当车开过青岛的海边时,那些新人们冒着大风大浪爬上礁石拍婚纱的壮举,让人心生敬仰。 以上这些还算可以理解,接着就有一些比较难以理解。比如许多中国人会背着礼服去国外拍婚纱。我记得一开始流行去马尔代夫拍,然后去法国拍,前几年开始流行去圣托里尼拍。可能新人们觉得蜜月加婚纱比较值回票价,毕竟来也来了,不拍白不拍啊。对于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跑去圣托里尼拍婚纱这件事情,我不太理解,好像当地的老外们也表示理解不能。但是毕竟行动的钱包来了,也不好意思拒绝啊。虽然我没去过圣托里尼,但是听说当地是规定不允许自己拍婚纱照的,而是必须由持有“执照”的摄影师来为你拍。 看看,这就是文明古国的智慧。中国的朋友们!欢迎来到圣托里尼。不过这些游客千里迢迢飞来这里拍照,一般拍完就走,后期选片、修片、出片满意不满意基本就不是由你说了算了,论坛上也见了很多控诉外国无良摄影师的帖子,楼下给出主意的方法无非就是去脸书黑他。唉,啥时候能看到老外千里迢迢跑来中国拍婚纱呢?

STEEMIT,一款以高科技之名的网络游戏

抱着想了解区块链的心情来到STEEMIT,几个月下来知识没学到多少,卖艺技能倒是有所长进。经过我的观察研究,发现了在高科技概念的包装下,其实 steemit 就是一款网络游戏! 一,它有一整套自己的荣誉系统,即用户声望值。不管你是买赞,还是自己辛勤发帖,反正只要经年累月,快点或者慢点,声望值都会上升。如果违反游戏规则,比如搬砖抄袭,自然也会被踩,声望归零,直到无法继续游戏。 二,它有一整套自己的奖励系统,即所谓的点赞价值。初次见到点赞也有价值觉得非常新奇,但是时间长了慢慢就会发现这是这个平台特有的一种奖励方式。比如一些DAPP为了推广自己的应用,用点赞来吸引用户使用。不管是巨虾的大腿还是摇一摇的小腿,只要有点赞,就能吸引用户纷至沓来。而对于用户来说,整体绞尽脑汁写中英韩日文花式抱腿文,也是为了吸引江湖大腿的注意,征服大魔王,只要大鲸鱼眷顾一下,就能掉落史诗级别的游戏奖励。 三,它有一整套自己的任务系统,即定时发帖。网络游戏就要努力杀怪,而这里就是要努力发帖。不管你有没有灵感,有没有思路,写长篇大论还是一篇水贴,发帖是最基础的动作,不然别说吸引奖励,就连自己买赞也没有贴可买。鼓励定时发帖而非“疯狂”发帖,这又相当于游戏中的防沉迷机制。连续杀怪几小时后经验值会减半,连续发帖别人不够VP来给你点赞一样,两者是不是很像! 四,无处不在的人民币玩家。网络游戏中把砸钱玩游戏的叫做人民币玩家,只要肯花钱,可以跳过前期辛苦的打怪升级,立刻拥有全身顶级装备。在STEEMIT游戏中也是一样,只要能砸钱进场,立刻从浮游生物成长为一方大鲸。 五,以公会的方式游戏效率更高。就像游戏里组团打怪一样,散团和公会团的效率差距实在太明显了。steemit上也是如此,红红火火的kr区相当于一个发展十分成熟的大公会,CN区虽然人数少,但也有很多人在努力!这里不免俗套,要介绍一下 @team-cn 新手村了。由 @honoru @ericet @softmetal 龙虎豹组织的这个小公会从一开始的十几个人发展到了一百多人,在不断帮助新手了解这个游戏的同时,每个人也用自己的经验,互相扶持,让大家可以在这个游戏中走的更远! 最后,祝大家游戏愉快!

说说上海话中的外来语

对上海略有了解的人可能会知道,上海话里有许多外语,很多就源于英语。由于上海是中国开埠通商最早的几座城市之一,曾经也算是“远东第一大都市”,英语的使用自然就融入到市井生活中。由于历史悠久,加上中国人卓越的本地化能力,许多外来语使用非常频繁,连上海人自己都不知道这些每天说的话竟然是变形后的“英语”。 有些显而易见的词,比如以前用的白炽灯,需要搭配圆柱形的那种启动器,上海话读作“斯塔特”,一听就知道源于英语单词Starter。还有老人拐杖,上海话叫做“斯蒂克”,源自Stick。 有些外来词就音译的隐蔽了,比如上海话形容那种有腔调的人叫“老克勒”,源自英语Class,是指有格调的意思。而形容没格调的人叫“昂三”,源自On sale的发音。联想一下,跳楼大甩卖,自然是没有人喜欢的压仓货,垃圾东西,以此形容没格调的人。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非常有趣。 最近,我在完成一个服装网站的本地化项目。在翻译的过程中,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上海话外来语! 那就是,上海话的衣褶读音:“盖”。 英语中表示衣褶的词非常多:creased, fold, pleat, dart, gather……看到了么!看到了吗!Gather!!!Gathering!!! 记得小时候,妈妈会牵着我的手,先去布料店扯几尺泡泡纱,然后到裁缝店做裙子。妈妈会对师傅讲:“裙子前头帮俄多打几只盖~”,打盖,就是Gathering的音译! 啊~一不小心又长知识了!我爱学习,学习让我快乐~~    

www.000webhost.com